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沈云醒转。

  不等睁开眼睛,他先是听到季勇欢喜的轻呼:“殿下的眼珠子动了,这是要醒了!”

  紧接着是寒夜他们的声音:“真的呢!”

  “我也看到殿下的眼珠子动了一下……”

  我回到了天神祭殿?沈云难以置信的睁开眼睛。

  立时,一大圈熟悉的大脸庞映入眼帘。

  季勇、寒夜、杨青、明炽、斗武……一个也不少。他们半蹲着,围在他的身边。季勇、寒夜他们脸上是难以抑制的喜悦。斗武他们几个则是一脸的愁容。呃,这是还没来得及抹把脸,换上贴切的新表情。

  “殿下,你终于醒了!”

  “太好了,殿下真的醒了……”斗武他们回过神来,纷纷抹脸,笑得两根眉毛都快飞出了脸去。好象刚刚醒来的是他们自己一样。

  还是季勇反应最快。察觉殿下要起身,他体贴的探身伸长手去扶着。

ag体育是什么  “谢谢。”沈云没有拒绝,就势坐了起来,问道,“我昏睡了多久?”自从有了“沉睡之眼”后,他睡着了,对自己和周边的情形,也是了如指掌。然而,这一次却是反常得很。“沉睡之眼”头一回失了灵。他睡得是昏天暗地,对外界一无所知。故而,不自觉的用了“昏睡”二字。

  季勇答道:“从殿下突然现身,到现在,不多不少,恰好是整整七天七夜。”

  “突然现身?”沈云轻轻皱眉,“当时是什么情形?还有,我消失后,是个什么情况。你们跟我好好说道说道。”就这么一会儿,他已经暗地里内视过自己的情形了。

  道力和煞力都十分之充沛,且比昏睡之前有了显着的提升。

  其中,煞力足足提升了十倍。这是因为他的魔道修为接连突破,由八阶魔将境一举跃升为三阶魔帅境。

  道力也有了显着的提升,陡然增加了三倍有余。丹田、识海等各方面的指标,也有了很大的提高。按照之前划分修为境界的经验,他觉得应该是提升了两重小境界。也就是说,他现在应该是融合境三层了。

  原本,他体内是道力远强过煞力。现在,变成了两者持平。

  这是一种很奇妙的状态。沈云暂且无法用言语形容出来,只觉得玄之又玄。直觉告诉他,要理清这种状态,非一时三刻里能做到的。他需要专门闭关,一心一意的好好整理一番,方能达成。而眼下,他最重要的搞清楚目前的处境,好从天神祭殿里脱身。

  为什么要急着脱身呢?

  因为他不知道那位大人什么时候会再杀回来。

  经此一遭,他深深的感觉到了那位大人满满的恶意。

  如果不是横生枝节,“神兵利刃”从中突然插了一脚,这一回,他真的很难逃脱那位大人给他预设的结局——掉进梦魇窟里,被食光魂魄,沦为一具行尸走肉。

  以那位大人的神通,只要分出一道神识,注入他的识海里。从此,他就成了那位大人的一具分身。

  那位大人顶着他的皮囊、他的身份,可以正大光明的行走于鸿蒙界。

  而那位大人为什么要这么做。他也想得很清楚。无非是那位大人想在鸿蒙界做点什么,却又因为种种原因,不好自己出面。于是,就想出了这么一招来。

  阴险吗?残忍吗?

  呵呵,兴许在那位大人的眼中,这是他沈云莫大的荣幸呢。

  如今,诡计失败。那位大人未必还看得上他。但是,再回来杀人灭口,那是必定的。

  他现在的修为是飞一般的提升了,可是,在那位大人面前,还是不够看的。

  所以,此地不宜久留。在天神祭殿里,每多逗留一息,危险就会千百倍的增加。

  而要想离开,他首先得搞清楚自己昏睡时的情形。

  “沉睡之眼”莫名失灵。这七天七夜里的情形,他只能去问季勇他们了。

  众人傀越来越有默契了。没有人再大呼小叫,他们齐齐看向季勇。

  “殿下突然和大黑洞一起消失了。我们都不知所措,慌乱了一会儿。后来,我们冷静了下来,遵照殿下的命令,在此等待殿下回来。”后者轻描淡写的带过最初的慌乱,将重点放在了后续上。

  他们也不是一味的空等。季勇将大家组织起来,继续练习清风拳。所有的人傀都有一个相同的心愿,即,有朝一日能变回真正的人。

  而季勇他们几个的双腿上重新生出经脉来,令所有人傀看到了实现心愿的希望。更何况,找点事做,比空等更容易打发时日。

  于是,所有人傀都加倍的努力练习清风拳。

  整整过去了三天三夜。突然间,季勇发现先前出现大黑洞的地方有异常的气流出现。

  “大家快看。”他警觉的用手指指着异常之处,“那里怎么了?有什么东西渗进来了?”

  寒夜最先反应过来,惊讶的答道:“是紫色的烟气。”

  “对啊。这些紫色的烟气从哪里冒出来的?”

  “哎呀,淡淡的,一时有,一时没,蛮好看的啊。”

  “越来越浓了。”

  “我们要不要闭气啊?”

  “闭气?你有气吗?”

  “哈哈哈哈……”

  人傀百毒不侵。所以,正在练习清风拳的众人傀,一个比一个的心大。他们停下来,围观紫气。

  季勇更加大胆。发觉这些紫气只是在五步的范围里涌动,他好奇的走了过去。

  哪知,走过去之后,身体哪里沾到这些紫气,那里便感觉暖和极了。尤其是两条腿。接连高强度的练了三天清风拳,他的两条腿酸痛不已。沾到紫气后,在这股暖意之下,酸痛感三下五去二就消失了。

  “大家快来。这些紫气是好东西!”他赶紧的招呼众人傀,“沾到之后,暖暖和和的,比三九天里晒太阳还要舒服。”

  一句吆喝勾起了众人傀生前的记忆。三九天里晒太阳,那是族群遭逢灭顶之劫前,才有过的惬意时光。暖暖和和?自从做人傀之后,就与这种感觉彻底无缘了,好不好!

  而且是季爷确定了的“好东西”,那肯定错不了。

  呼啦,他们一拥而上。

  “靠拢些,我只感觉五步之内有这种气流涌动。”季勇体贴的告诉他们。

  众人傀凑在一起,不多时,一个比一个欣喜的叫嚷开来:“哎呀,我感觉到了。后背上!真的是跟晒太阳一样,好暖和!”

  “我也是。在头顶……哇,好舒服呀。”

欢迎大家访问:追书家
本文地址:http://www.zhuishujia.com/1_15938/14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