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谓“虎啸龙吟震山河”,乃行军诀的起手式,其本质是音波攻击的一种,一般用来打断敌人的施法过程,要是运用时机巧妙,甚至可以暂时扰乱敌人体内的修为运行,可以说是克敌制胜的招数。

????但对于百里朽来说,由于其已踏足飞升境界,体内灵力之雄浑,远不是一般迎仙修士能够相提并论的,是故这一式“虎啸龙吟震山河”只是稍微逼退了百里朽,给卫法制造一个拉开身位的机会,并未对其造成什么实质性的妨害,眼下战局,仍旧是卫法处于劣势地位。

????“虎啸龙吟震山河,穿云裂石惊长空,常胜之师何所在?独留一人封王侯……本座没有记错吧,卫法?”苍穹之上,身有八只手的百里朽摇头晃脑地念叨着独属于卫法的行军诀,看上去颇为轻松,仿佛胜券在握,“虽然行军诀会因为个体感悟的不同形成不同的诗诀,但你千年之前与卫君的那场斗战,本座与他可是看得明明白白——放弃抵抗,自行了断吧,汝之底牌本座一清二楚,你拿什么跟本座斗?”

????的确,正如百里朽说的那样,行军诀作为可塑性极强的功法,强则极强,弱则极弱——可不管是强是弱,若是被敌人看破术法特性,再厉害的招式也形同虚设,如同在敌人掌心起舞,终究逃不出五指山。

????“‘卫君’啊……好怀念的名字,已经上千年没人在我耳边提到他了。”卫法一边诉说过往,一边于体内凝炼修为,忽明忽暗的浅灰光芒镀上其身,给人一种毫无任何危险的错觉,“让我束手就擒,引颈受戮,那是绝无可能!百里朽啊,就算你知道我的诗诀是什么又如何?你知道我的巅峰之意是什么吗?我可是知道你的巅峰之意哟。”

????此言一出,百里朽的睫毛以电光火石的速度眨了一下,之后便再无任何异样,可即便是这样的微小动作,卫法还是确切地捕捉到了。

????是的,对于元丹、甚至是迎仙修士而言,有没有巅峰之意将对战局产生最为直接的影响!而要是能够事先知晓对方以何意入巅峰,便能利用情报差决定是守是攻,简而言之,就是拥有抢先一招的机会!别看这机会只有一次,但高手过招,一式之内,便可定胜负,断生死。

????“你是迎仙圆满,本座是乃半步飞升,战力已不在一个水平面上,连这点自知之明都没有,真是可悲。”百里朽收敛神色,摆出好整以暇的接招状态,也不知当真是胸有成竹,还是虚张声势,“本座以‘偏执之意’入巅峰,项上人头亦就在这里,你若真有本事,便摘去试试。”

????不得不说,百里朽这一招反客为主可谓用的相当漂亮!

????既然卫法知晓他的巅峰之意是什么,那么索性就和盘托出,反正他也不打算遮遮掩掩,以其半步飞升的修为,根本没有必要——且就算此刻将所有底牌亮在卫法眼前,卫法是否真有能力跨越“飞升修士”这一道天堑亦是未知数,根本不足为惧!百里朽之所以会这般行事,完完全全是因为不喜欢身处被动,就凭一个卫法,永远也别想压住他!

????“真以为我还是以前那个我吗!百里朽!小瞧人也要有个限度!行军诀,起!”卫法怒气冲天,目眦尽裂,一身轻衫无风自动,一头黑发招摇狂舞,声势之浩大,连灰赤光柱都不得不退避三分,“虎啸龙吟震山河,一朝盛世一页墨,众散亲离可曾惧?但为飞升留不得。”

????一语言罢,只见二十八个字缓缓浮现于他们眼前,天地之间不断回响着卫法念诀的声音,宛若要将这律调烙印在百里朽的神魂之上。

????这是一首用以嘲讽的诗诀,通过叙述强大王朝盛极而衰,终究不过是典籍书页上的几行墨字,讽刺百里朽为了追求飞升境界,不顾亲朋好友,舍弃情谊恩义的行为,其寓意,自然是诅咒其不得善果!

????然而令百里朽感到最意外的并不是卫法施展的术法手段,而是行军诀的诗诀除了起手式外,其他三句竟然截然不同!而按照行军诀的特性,一人只会有一首诗诀才对,可卫法却将这个规则完全打破了。

????“故弄玄虚!本座岂会怕你?餐腥啄腐,三头六臂,疾!”

????面对距离自己越来越近的二十八墨字,百里朽背后的六条手臂离体而出,黑炎横刀则幻化成与百里朽一模一样的黑炎分身,三道混合有荒芜修为与噬亲鬼黑炎的炎流与迎面而来的二十八墨字悍然对撞!

????可是二十八墨字不但未被三道炎流冲散,反倒分毫未损地穿透了三具黑炎分身,而黑炎分身在被墨字穿透的瞬间,双眸便浮现出朦胧迷离之色——三息之后,三具黑炎分身轰然溃散,六只手臂亦尽皆化作灰烬!术法反噬之下,百里朽的脸色首次煞然变化,似乎受伤不轻。

????不过眼下可没有给百里朽慢慢调息的时间,二十八墨字在卫法的操控下继续向百里朽的本体发起进攻!卫法甚至都不用刻意锁定百里朽的身位,毕竟以百里朽的狂妄,此时避退便与投降认输无异。

????“原来如此,原来如此!有趣,实在是太有趣了!”饶是战局逆转,百里朽依旧纵声狂笑,三具黑炎分身虽然都被二十八墨字所破,但他也借此看穿了卫法的巅峰之意,“没想到你居然会以‘遗忘之意’入巅峰,怪不得可以重新谱写行军诀的诗诀——而你之所以能够保持青春容貌,则是因为在巅峰之意的影响下,连岁月流逝都忘记了吧。”

????“呵!让你看破又如何?待我将这二十八墨字打入你身,令你忘记运转修为的法门,以及施展术法的手段,届时看你还如何逞凶!”

????言及此处,卫法猛提一口真元,二十八墨字的字体规模眨眼间又大了一倍,趁着百里朽受伤未愈的空档期,势要拿下这场斗战的胜利。

????“说的比唱的还好听,办得到的话,尽可一试!”面对来势汹汹的二十八墨字,百里朽翻转刀刃,将之别在腰间,随即负手而立,不作任何防御,当真是艺高人胆大,“来!本座有的是时间陪你们玩儿。”

????话音刚落,二十八墨字便如穿透黑炎分身一般穿透了百里朽的身体,不仅如此,墨字还从百里朽的天灵、心脏、丹田三处渗透进去,看来是想进行全方位的压制,绝不给百里朽任何绝地反击的机会。

????在卫法的不懈努力下,二十八墨字终于成功占据了百里朽的五脏六腑跟奇经八脉,此时只要他灵念微动,立刻就能让百里朽的身体机能陷入瘫痪,令百里朽变成一个空有修为,却不知如何使用的废人!

????可就在这最后一刻,卫法突然停止了进攻的脚步,不为其他,实在是这一波攻势太过顺利,当胜利就在他面前时,反而显得有些虚幻。

????“怎么了?害怕了?”百里朽面露微笑,言语之中甚至还有些迫不及待的味道,“继续啊!本座万事俱备,就差你这一阵东风了。”

????听闻此言,卫法眉头紧蹙,一时间竟有些犹豫踟蹰,不过这也不怪他临阵不决,实在是百里朽用计之阴险,为人之狠辣,卫法早已深有体会,而眼下又是这种束手就擒式的态度,岂能不叫人心生疑虑?

????但是话又说回来,好不容易在斗战中占得上风,若是因为百里朽的空城计而放弃给予最后一击,待其恢复过来,一切都会前功尽弃!

????一念及此,卫法不再犹豫,灵念牵引之下,二十八墨字顿时化作连绵不绝的音波浪潮,一遍又一遍地冲刷着百里朽体内的运气灵脉,接下来是紫府丹田,最后是灵台识海,但凡百里朽用以调度的命门、穴位,通通都在卫法二十八墨字犹如惊涛骇浪般的攻势下土崩瓦解!

????百里朽面色终于大变,七窍都有鲜血喷出,气息跌落之快,仿佛随时都有可能一命呜呼!彼时更是连御空都做不到,直挺挺地向下方坠落而去!不过好在百里朽的身体强度还有,所以并未摔个四分五裂。

????鲜血从立安殿的石板上铺展开来,百里朽一动不动,已然了无声息,而在这个过程中,卫法的双眼一直紧紧盯着百里朽,哪怕从他的术法反馈看来,百里朽的五脏六腑已经粉碎,灵台识海亦不复存在,可卫法仍旧不敢大意,就好像百里朽随时都有可能重新站起来一样。

????“虽然这么做有点不厚道,不过为了晚上能够睡得安稳一点,只好委屈你了。”

????卫法散出灵识,缠绕在附近那些卫修跟虞修的兵刃上,而后猛然一提,什么刀qiāng剑戟、斧钺钩叉,什么鞭锏锤抓、镗槊棍棒,统统如满天繁星一般挂在卫法周围,目标直指百里朽尸身。

????“我要割下你的头埋于北方鬼域;砍下你的右手冰封在千年雪山;砍下你的右手抛于齐国临海;躯干剁成三段,一段炼丹,一段炼傀,一段喂狗;砍下左脚藏于南疆毒瘴沼泽;砍下右脚焚燃成灰——叫你生生世世不得圆聚安息,更别想魂入轮回!”6

欢迎大家访问:追书家
本文地址:http://www.zhuishujia.com/1_16255/4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