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师笑着提出:“如果你愿意,可以直接用这副眼镜,调动轨道电浆炮摧毁曹氏集团!”

  苍浩急忙摇了摇头:“你是不是疯了?”

  “我只是打个比方。”墨师笑着道:“我怎么可能摧毁曹氏集团呢,我只是让你明白,你现在有这样的能力。”

  苍浩非常感慨的说了一句:“作为一个军人,我从来没有想到过,发动一次军事打击竟然会变得如此容易。”

  “为了变得如此容易,需要大量技术研发和积累……”墨师缓缓告诉苍浩:“除了上面说过的这些技术,矩阵系统自身也非常重要,因为眼镜使用的特殊性,不存在键盘,所以唯一可用的操作方式就是语音。我们都知道,矩阵系统已经存在一定的智能化,甚至还可以跟人进行一定对话,我在这个基础上进一步加以完善,让矩阵系统具有了稳定和专属的声音,以后大家听到这个声音都知道是矩阵系统。当然,语音识别也很重要,要让矩阵系统能听懂你在说什么,并且进行相应操作,虽然语音技术当下相对比较成熟,但没有任何人的技术会超过我们。”

  杨兆明缓缓点了点头:“我们的语音识别技术是最先进的,你无从想象单是这一项技术,我们就投入多少资金和资源进行研发。”

  “这种眼镜可以进一步升级……”苍浩意味深长的提出:“可以给每一个血狮雇佣兵成员都配发一副,每个成员根据自身级别不同,在矩阵系统享有相应权限,进而可以通过网络调动武器。”

  墨师也是这么想的:“过去我们在海外执行任务,最大的问题是武器装备携带,如果通过民航当然不可能携带任何武器装备,但如果我们自己动用飞机或者船舶,成本有太高了。而这种终端,可以大大方方带上飞机,派几个人去一个地方,就等于派去一支军队。”顿了一下,墨师补充道:“不过,这有一个前提就是,我们必须完善自己的武器系统,尽可能做到全球覆盖。”

  苍浩赞同这个提议:“只有轨道电浆炮是不够的。”

  “最好的方案还是大规模使用无人机……”聿皇缓缓说道:“我们在很多国家都有了基地,无人机系统可以这些基地作为中心,组成一个覆盖全球的网络,包括侦察兵、刺客和鹰巢都应该充分地到利用。”

  杨兆明叹了一口气:“只可惜先前亚丁病毒对无人机系统破坏实在太严重了。”

  “必须尽快恢复无人机系统运行。”苍浩当即作出决定:“我们所装备的任何一种型号无人机,都应该尽快配备到每一个基地,尤其是鹰巢系统。每一个基地应该至少有三套鹰巢,一套用来战术巡航,一套检修维护,另外一套作为战术备份。”

  “可以。”墨师点了点头:“实施起来并不难,可以马上着手,只是要花很多钱罢了。”

  苍浩意味深长的说了一句:“我们现在最大的问题不是钱,而是时间……”

  墨师没明白:“什么意思?”

  “情况发生了新变化……”苍浩把近期发生的事说了一遍:“螳螂捕蝉,黄雀在后,这句话是我们华夏人说的,但这种战术可不是只有我们华夏人才懂。我们跟以赛亚、莫德雷德骑士等等这些人,斗得死去活来的同时,早有人暗中盯上我们。”

  墨师问了一句:“我们现在等达戈尼特骑士的消息?”

  “对。”苍浩多少有些无奈的点了点头:“尽可能再次召开圆桌会议,让莫德雷德骑士能够明白当下局面,我相信至少在有一件事情上,他跟我们的立场完全一致,那就是不希望巴别塔的力量落入他人之手。”

  也就是苍浩回翠峰村,领略这些新科技魅力的同时,达戈尼特骑士接通了莫德雷德骑士的通话。

  苍浩提出召开圆桌会议之后,达戈尼特骑士本来第一时间就可以联系莫德雷德骑士,但始终没想好这话应该怎么说。

  莫德雷德骑士生性多疑,不会轻易相信任何人,不管达戈尼特骑士说了些什么,莫德雷德骑士都会怀疑是害自己。

  而且,莫德雷德骑士刚愎自用,对个人能力有着迷之自信,绝不会相信身边有人正算计自己。

  达戈尼特骑士想来想去,实在想不到该怎么说,最后决定索性实话实说。

  “我和高文骑士苍浩商定,近期召开圆桌会议……” 达戈尼特骑士拖着长音,告诉莫德雷德骑士:“希望你能准时参加。”

  莫德雷德骑士懒洋洋问了一句:“议题是什么?”

  “议题很重要。” 达戈尼特骑士没有正面回答:“至于具体是什么,还是等你参加会议再说,现在告诉你的话,恐怕会起到反效果!”

  莫德雷德骑士讥讽的一笑:“怎么听这话的意思,像是你们准备干掉我!”

  “这不可能。”达戈尼特骑士一个劲摇头:“你我都知道圆桌会议的规则,没有任何人可以在圆桌会议上动用武力,我一直坚定拥护这些规则,反倒是你一直没当回事。”

  “人都是会变的。”莫德雷德骑士摇了摇头:“过去你拥护规则,不等于今后不会破坏。”

  “相信我,我和高文骑士虽然想要杀了你,也不会在圆桌会议上动手。” 达戈尼特骑士用同样讥讽的语气回应:“而且想杀你的可不止我们!”

  莫德雷德骑士微微眯起眼睛:“还有谁?”

  “你身边有很多手下……” 达戈尼特骑士拖着长音说道:“这很正常,每个骑士都有大量手下,因为不可能所有工作,都由骑士亲力亲为。那么问题来了,我们能保证,每一个手下都忠诚可靠吗,显然不能。”

  达戈尼特骑士没把话说的太明白,莫德雷德骑士却听明白了:“你是在暗示我身边有人有问题?”

  达戈尼特骑士反问:“你知道圣杯会吗?”

  莫德雷德骑士的表情变得耐人寻味起来:“你怎么问这个?”

  “看起来你知道。”

  “我知道也很正常。”莫德雷德骑士笑了笑:“你不是也一样高知道吗,我们作为圆桌骑士,掌握着这个世界上很多秘密,我连安德罗波夫是怎么死的都知道,又怎么会不了解一个所谓的高智商组织!”

  莫德雷德骑士提到的安德罗波夫,是前苏的一位领导人,莫德雷德骑士痴迷本国历史,达戈尼特骑士却不怎么在意:“我对安德罗波夫没兴趣,更感兴趣是谁暗杀了肯尼迪……好了,不说这个,已经跑题了,重点是你知道圣杯会就好办了。”

  “你为什么突然提起这个组织?”

  达戈尼特骑士反问:“你知道以赛亚之死吗?”

  可以说,达戈尼特骑士这个问题非常简单,知道就是知道,不知道就是不知道,直接回答出来没什么大不了。

  这也就是为什么,达戈尼特骑士要前思后想,到底应该怎么跟莫德雷德骑士说话。

  不管这话到底怎么说,莫德雷德骑士都能从中听出问题,哪怕本来只是很简单的话。

  果不其然,莫德雷德骑士的疑心病再度发作,怀疑达戈尼特骑士另有图谋,故而就是不给出明确答案:“以赛亚活动在北美,那可是你的地盘,我不方便过问。”

欢迎大家访问:追书家
本文地址:http://www.zhuishujia.com/6_22306/3623/